小說族 > 修真-師姐的劍 > 474.孤膽英魂(三)

474.孤膽英魂(三)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被困在此間的理由,    以及五代昆侖會被天下道門圍攻的原因,    其實是同一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幾萬年的時間,    早已模糊了曾令人發狂的悲憤,    五代昆侖的末代掌門講起當年的故事,    輕輕地捂著心口,    卻沒有什么語氣上的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垂下眼睛,    停了一停,語不驚人地道:“因為我推導出了真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對面的田戰卻是無比震驚的,可惜沒了舌頭問不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恨不能把昆侖手語全部教給這位五代掌門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真相?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先生格外地善解人意,    他透過面具看著田戰的眼睛:“一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一切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聽說過神降么?”黑無常忽然問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戰遲疑地搖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輕輕嘆了口氣:“他們果然是,全都死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誰……們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圍攻昆侖的人,我的全部朋友和敵人。”黑無常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的那個年代,    修真界的精英分子之中,    有一個私下里的秘密集會,叫作,    竊天論道。這是不會被記載在任何一個門派歷史上的集會。但是在我們那個年代,    驚采絕艷的修士泰半出于其中,    或被其招攬。我作為昆侖掌門,    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參加竊天論道期間,    論道的主要研究方向經歷了幾次變更,    其中最后一個議題,就是神降。關于神何時會降臨世界,以及,    如何降臨世界。這是天羽時代之后,    就被人為掩埋了的歷史。而昆侖掌握著云叢留下的手稿,在這方面,我是有著更多有利條件的。然后,在研究這個議題的過程中,我無意中發現了天羽太|祖云叢身上不為人知的秘密,向上追溯,終于觸動了天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千道天雷徹夜追劈,昆侖山上一片焦土。為了不連累全派弟子,躲進煉獄圖中是唯一可行的辦法。不,虛境不行,雖然以我當時境界可以在虛境中來去,但那畢竟是虛空的無,能進出和能長久生存是截然不同的概念。即便陸地散仙也在虛境里活不過三個月。但煉獄圖中是另外一個世界,它不保護我們原本世界的天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昆侖山上的天雷,驚動了整個修真界。凡是參與了秘密集會的人,自然會猜到是我發現了什么。他們也想要世界的秘密,竊天論道的綱領,本就是發現共享。然而他們無論如何都找不到我,昆侖給出的我在進了秘境的理由,也無法取信于他們。于是便圍困昆侖,逼迫我出面。可是他們不知道,并非我不想出面,而是我出不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的眸子黑沉沉地,“當他們開始圍困昆侖的時候,我就知道,一切都完了。歷史再次陷入了又一個輪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戰不解地望向黑無常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什么完了?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什么輪回?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的話語里似乎有無數機鋒和哲理,不但煉獄里的昆侖小八聽不懂,就是算師門地宮里的當世豪杰們也茫然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道:“竊天論道的與會者們,既是我最親密的朋友們,也是最可怕的敵人們。我們這些人,手握權力,通曉力量,深諳天機,洞悉人心。當這些人中的大部分,決定聯手去做一些什么的時候,足以掀起一片腥風血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初他們圍困昆侖的時候,或許是為了討要我手中的秘密。可當他們發現我不知什么原因,無法現身守護門派的時候。圍困,就會變成真正的圍攻。此時的他們,就會變身成餓狼一般兇狠的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的歷史,一直是這樣演繹的,一次又一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昆侖不曾公開的底牌,將會埋葬一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藏山大陣!!!

        幻境內外的昆侖,同時想到了這個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邢銘忽然回頭問方沉魚:“仙靈宮有關于這個竊天論道的記載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沉魚搖頭,神情沉重:“仙靈宮連五代昆侖滅門的記載都沒有,我甚至不知道仙靈當時是否參與其中,又扮演了什么角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以仙靈宮的人類立場,對于當年的五代昆侖其實要比現在的六代昆侖更友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有些事是逼不得已,有些事是誘惑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仙靈宮或許參與了,或許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時候的仙靈宮,還只是一個二流道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當時如日中天的煊赫門派,確實在接下來的百多年里,陸續洗牌。有的沒落了,有的分裂了,有的彼此吞并,還有的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許,真的有過一次這樣的天下道門頂尖人才的集體隕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邢銘想了想,又道:“駱星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不清楚,沒參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邢銘把話說完,經世門天璣星君駱斯文直接懟回來一個素質三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定程度上,這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,經世門確實有那么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玩玩派系他們還是比較活躍的,滅人滿門一般他們是真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種精英云集,以天道秘辛為目標的組織,難道會不吸納經世門的頂尖研究人才?

        駱斯文頂著所有人的目光壓力,咳了三口老血,擺擺手,云淡風輕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經世門對于弟子的自由行動,管理十分松散。云游個百八十年也是有的,定期有報告交回來,就算沒有叛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勝寒挑了挑眉:“經世門的研究能力,那恐怕是集中失蹤了一批高端戰力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駱斯文道:“經世門有沒有高端戰力,各位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基本沒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駱斯文繼續道:“但要說夠格去研究天道的,經世門下怎么也有個大幾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不算太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駱斯文兩手攏在袖子里,瞇眼看著幻境,食指在腕骨上一彈一彈:“今日不防再爆個家丑給眾位知道,經世門每年云游失蹤的人口,要沒個萬八千的,那都得懷疑是不是有貓妖族冒名潛入。“

        貓妖善變化,舉族冒名頂替在離幻天潛伏多年的事情,如今已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    離幻天夏千紫面色不善地“呵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寶閣主百里歡歌倒是一臉驚容:“這么多?經世門弟子不是不愛與人爭斗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雖說世間多奇遇,但修士們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兩大理由,仍然是老死和自相殘殺。

        駱斯文一攤手:“若我有一天也上了這失蹤名單,或許就能解答百里閣主的疑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昆侖邢銘忽然仰頭嘆了一聲:“埋葬一切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來那不只是昆侖的災難,甚至是一場整個修□□的災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那一切是真的,他可以想象數十上百個大門派,忽然間全都陷入群龍無首,修真界的秩序將是怎樣的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    秩序這個東西,太森嚴了不好,使人不夠自由。可真要完全消失,眾生卻將直面世界的野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清脆的敲擊聲,是一種血紅色的石頭,敲打在兩支短小卻鋒利的手刺上。昆侖田小八的本命靈劍,透明如玻璃,布滿細碎的裂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終于等不住黑無常沉默無聲地懷顧往事,用手指在地面紅色的細沙中寫下: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輩到底發現了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沉默了十分久,似在斟酌。

        久到田小八就要再次在沙地上寫字的時候,方道:“云叢是個重生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陸百川維系的幻境畫面,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魔道大佬韓漸離,看得正聚精會神,忽然沒有了,一對眉毛立起來:

        “齙牙,你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沒這么直腸子,卻也紛紛看向陸百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有你敢掐播天道秘辛,咱們就輪回池里見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陸百川卻也露出一絲詫異,低頭去看楊夕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記憶雖然是陸百川呈現出來的,卻是從楊夕腦海中抽出,事實上,在呈現出來以前,陸百川也不知道有什么,并不能先篩選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眾人循著陸百川的目光,也去看那個身形拔得筆直的小老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卻見楊夕只是抬抬手,指著一片漆黑的幻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許久之后,田戰的聲音,在一片漆黑中響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門前輩,你究竟做了什么,熄滅了整個煉獄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的聲音,飄渺仿佛來自遙遠的天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見,我什么也沒做。只是說了一個,會影響兩個世界的穩固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兩個世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煉獄圖里的世界,和你我原本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戰怔了半晌,才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另一個世界啊……進到酆都的時候,我二師兄就這么猜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卻道:“不,酆都在我們原本的世界。煉獄,才是另一個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小八嘶了一聲:“那么奇詭的地方還是原本的世界?水倒流,人離魂,木石不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水倒流,是因為水比空氣輕。人離魂,木石不腐,都是同樣的理由,你們因為是修士,所以沒有意識到。那片空間為了排凈靈氣,鎖住鬼魂的修為,空氣的成分其實并不適合呼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嚴格來說,沒有。但那是一種,連火都點不著的氣體。不能提供生命所需要的氣,會使活著的東西,困倦疲憊最終休克死亡。畢竟,地府本來就是盛裝鬼魂的,沒人會理會活物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小八沉默了很久,開口:“云叢做了什么,讓他在兩個世界里,都幾乎成了名字也不能被提起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無常道:“你們這一代的昆侖,似乎不知道云叢曾是四代昆侖出身。但是縱觀天羽開國帝王云叢的整個一生,他其實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消滅了當時如日中天的四代昆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天羽皇朝的建立,反而只是,為了整頓昆侖覆滅后的混亂的順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其實,不能被提起的并不是云叢。而是——”

  http://www.bmca.icu/shu/9298/26596288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bmca.icu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手机棋牌平台
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是什么 上海时时0 买马开奖号码结果 黑龙江时时10分钟 3d排列三开奖直播新浪 今睌六会彩开奖结果白小姐 pk10骗局大揭秘新闻直播间 东北麻将玩法 江西快3预测计划 王中王开奖结果查 老时时交流群 四川时时平台下载手机版 白小姐开奖结今晚一 广东时时走势图 香港哪里有赛马投注站 四川时时服务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