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我變成了一只雄獅 > 第204章 獅王戰獅王!

第204章 獅王戰獅王!

    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終于從雪地里跳了起來,然后學著楚小夜的模樣,背部落地,翻滾著在雪地上移動,快速攔到了雪鹿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那鋒利的爪子,直接刺進了雪鹿的肚子,“嗤”地一聲,開膛破肚。

        雪鹿劇烈地掙扎了幾下,便身子一僵,徹底斃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腹部噴出的鮮血,則噴了凱瑟琳一臉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松開了牙齒,看了這只小母獅一眼,嘴角微抽,這開膛手小母獅,果然名不虛傳,任何時候都喜歡開膛剖腹。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舔了舔臉上的血跡,顯然也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她沒有忘了自己的身份,低著頭,退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伸著腦袋,嗅了嗅雪鹿頭頂上結出的那兩枚果實,一股奇異的幽香,頓時鉆進了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張開嘴,吃了一枚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口酸甜,濃郁的汁液中流溢著奇異的香味,使得他精神一震,滿口生香,一直從喉嚨,流向了體內。

        味道非常不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咬下了另一枚,扭過頭,看向了凱瑟琳。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怔怔地看著他,頓時心臟急跳,呼吸急促,身子微微顫抖著走上前,低垂著眼睛,緩緩地把嘴巴伸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兩顆腦袋快要接近時,楚小夜直接把嘴里的果實扔在了地上,然后回過頭去,一口咬住了雪鹿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得把這只大獵物拖回到路邊的林中享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里地上的積雪太深,連走路都困難,若是遇到其他猛獸,或者再出現一頭白熊,那他和凱瑟琳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獵物被對方搶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拖著雪鹿,深一腳淺一腳地在雪中行走,忽地感到全身發熱,之前的寒意,頓時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快速吃掉了那枚果實后,也過來咬住了雪鹿的前腿,幫忙拖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們回到了剛剛遇到白熊的那處雪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那只本來暈倒在地上的白熊,已經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雪地上,殘留著一片血跡,應該是白熊撞破腦袋留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排碩大的腳印,向著遠方的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顯然,那只白熊醒來后,已經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把雪鹿放在了地上,低下頭,準備開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經餓的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此時,旁邊的凱瑟琳,突然齜著獠牙,發出了一聲嘶吼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帶著四只雄獅和五只母獅,踏著積雪,走了過來,目光中滿是垂涎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顯然,他們休息好了,也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抬起頭,瞇起了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那高大強壯的身子,停在了兩米開外的地方,目光陰冷地看著他,又看向了地上的獵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的獅群,更是流著口水,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奔逃了一路,現在早已饑腸轆轆,可是附近山林,積雪太深,他們根本沒法捕獵。

        剛好,這里有只現成的獵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雄獅與母獅,都齜著獠牙,發出了威脅的嘶吼聲,像是在說:“兩個小東西,還不快快滾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與凱瑟琳站在雪鹿身邊,依舊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動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沖了過來,縱身一躍,兩只碩大厚重的爪子,兇狠地向著站在最前面的楚小夜拍了過來!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上半身一揚,右爪迎了上去!

        兩爪相撞,爆發出了一道悶響!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上半身落在地上,站在原地沒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疤臉獅王則落在地上,一個踉蹌,差點跌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的實力太弱,而是雪地太深,他的身子又太沉重,四肢剛一落地,便深深地陷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和凱瑟琳都站在原地沒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他們知道,這里不比草原,一旦你跳躍落下,就很有可能再也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兩個,冒不得這樣的險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疤臉獅王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落地的時候,他身后的四只雄獅和五只母獅,已經沖了上來,護在了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雙方第一次在這種環境下戰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腳下厚厚的積雪,讓他們的戰斗力,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力沒法使,有速度,也奔跑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的四肢,幾乎被厚厚的積雪淹沒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他的身材高大,四肢更長,但是,他的體型更大,身體更重,剛剛又是跳躍落下,落下,陷的更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他的右掌微微發麻,臉上風平浪靜,目光冰冷地看著眼前這只年輕的獅王,心頭,卻是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小子的實力,果然非同尋常!

        難怪他那幾個手下,都非常畏懼這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來,光靠他一己之力,是沒法搶奪食物,報仇雪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,他今天帶來的成員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小子如此年輕,就有這般實力,若是再任由他成長下去,以后還得了?

        對方住在他的隔壁,以后等他羽翼豐滿,更加強大后,肯定第一個拿他開刀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今日無論如何,都要把這小子埋葬在這片雪林!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頓時怒吼一聲,帶著獅群,一步一步地逼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無法奔跑和跳躍,那就直接圍過去撕咬!

        這兩個小東西就算再靈活,現在在這雪地中,也無路可逃!

        正當疤臉獅王帶著獅群走到近處,準備一起撲上去撕咬時,楚小夜和凱瑟琳,突然轉過身,跳上了旁邊的那棵大樹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一愣,帶著獅群圍在樹下,仰著頭,望著樹上,頓時氣急敗壞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那只雪鹿,散發的血腥味,刺激著獅群的饑餓的胃部,讓他們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他們必須等著他們的王,優先享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怒吼一聲,讓獅群繼續圍在樹下,而他則轉過身,走到了那只雪鹿的身前,抬起頭,目光戲謔地看著樹上那只年輕的獅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在說:“小子,你就好好在樹上待著吧。至于你的獵物,就讓本王來幫你好好享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他低頭準備享用這頓搶奪而來的精美大餐時,楚小夜“嗖”地一聲,猛然從樹上跳了下來,像是一只俯沖而下的蒼鷹,直接從獅群的頭頂越過,向著他撲了過去!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頓時怒吼一聲,慌忙揚起上半身,碩大厚重的爪子,猛然揮出!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聲悶響,兩爪相擊!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與他錯身而過,身子一扭,后背著地,在地上快速翻滾了幾圈,又立刻跳上了另一棵大樹!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身子一震,上半身落了下來,卻是“啪”地一聲,摔倒在了雪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猩紅的鮮血,從他的右掌上急涌而出,瞬間染紅了地上的白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整個右掌,幾乎被削掉了一半!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凄厲地怒吼一聲,猛然又站了起來,轉過身,雙眼噴火地看著那只年輕的獅王,右腿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趴在樹干上,抬起右爪,緩緩松開,一截血肉帶著鋒利的爪子,從他的爪縫中掉落了下來,“啪”地一聲,落在了雪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正是疤臉獅王被斬下的右爪!

        那四只雄獅和五只母獅,站在疤臉獅王的身邊,目光中滿是驚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的王,竟然輸了!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那金色的爪子,在陽光下與白雪的映照下,散發著迷人的光澤,像是一副黃金打造的完美藝術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站在原地,齜著獠牙,目光中滿是仇恨,心頭卻不禁有些忌憚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想讓他放下這段仇恨和恥辱,轉身離開,絕對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就這樣離開,那么,他這個獅王,也徹底做到頭了,以后,誰也不會再服他!

    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獅群的注意力,都被眼前這只可怕的年輕獅王吸引時,在他們身后另一棵樹上的凱瑟琳,突然跳了下來,直接撲到最后面一只母獅的身上,“嗤”地一聲,開膛破肚!

        不待那只母獅倒地,她立刻又踩著那只母獅的身體,跳回到了大樹上!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獅群里的其他成員,方驚醒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當他們回過頭時,那只母獅瞪大眼睛,倒在了地上,腹部鮮血奔流,內臟灑滿一地!

        開膛手凱瑟琳,并未善罷甘休。

        當這群獅子還在發愣時,她再次撲了過去,速度極快,又一爪子劃開了一只母獅的腹部,隨即學著楚小夜的模樣,背部著地,在地上快速滾動了幾下,然后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沒有立刻上樹,而是揚起滿是血跡的鋒利爪子,目光冰冷而挑釁地看著這支獅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只母獅被開膛破肚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只母獅沒有立刻失去,而是躺在地上,一邊抽搐,一邊瞪大眼睛,張著嘴巴,發出了驚恐而絕望的嗚咽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余三只母獅,頓時膽戰心寒,慌忙躲在了那獅子雄獅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四只雄獅頓時怒吼一聲,齜著獠牙,向著凱瑟琳撲了過去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由于地上的積雪太深,他們跑的很慢,完全配不上他們那飛揚的鬃毛和威武霸氣的氣質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只雄獅,摔爬在了地上,半天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站在原地,似乎并不準備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當那三只雄獅齜著獠牙,艱難地跑到她的面前,準備撲上來撕咬時,凱瑟琳的爪子突然揚起,“唰”地一聲,一蓬積雪飛起,灑落在了三只雄獅的臉上!

        隨即,一道身影撲了過去,猛然一爪子抓在一只雄獅的臉上!

        不待那只雄獅反應過來,凱瑟琳便從地上翻滾了出去,快速滾到樹下,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雄獅凄厲的慘叫聲,頓時在林中響起!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旁邊的兩只雄獅方發現,這只同伴的半邊臉頰,竟然全部被抓了起來!

        而的另一邊臉頰,早就沒有了!

        原來,這只雄獅,正是上次被凱瑟琳一爪子毀容的雄獅!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這次,又把剩下的那半邊臉頰,給抓了下來!

        它一邊慘叫著,一邊在地上瘋狂地翻滾著,鮮血很快染紅了雪地,那猙獰可怖的面孔,露出了森森白骨,看起來凄慘無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兩只雄獅,和那剩余的三只母獅,皆嚇的心驚膽寒,退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疤臉獅王,正站在樹下,仰頭望著樹上的楚小夜,嘴里發出了仇恨而憤怒的嘶吼聲,像是在讓他下來,決一死戰!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卻是趴在樹上,一臉淡定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的右腿在顫抖,斷掉的爪子處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能抬著右腿,不敢踩在冰冷的積雪中,所以,站在那里,非常的難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速戰速決!

        而楚小夜卻是躲在樹上,根本就不再下來與他交鋒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只能仰著頭,齜著獠牙,一直怒聲嘶吼著,對于身后的事情,似乎根本就沒有看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氣壞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就像是一個氣憤填膺的殘疾人,一直氣勢凌厲地咒罵著對方,想讓對方主動過來與他近身肉搏,然而,對方卻根本就不理睬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,也拿對方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令他惱怒和絕望的是,他現在右腿受了傷,行動不便,想逃也沒法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把后背對準這個卑鄙無恥的小子,以對方的速度和他現在的遲鈍反應,根本就無法抵擋對方的偷襲和擊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此刻,他已經騎虎難下了,只得繼續在樹下叫罵,希望激怒這個年輕的小子,讓他趕快下來決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輕者不都是年少氣盛嘛?

        小子,本王正罵你呢,你快下來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膽小如鼠的東西!小雜種!鄉巴佬!乳臭味干!只會龜縮在樹上發抖,有本事就下來決斗啊!你算什么雄獅?你連一只老鼠都不如!”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一邊怒吼,一邊顫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三腳站立,有一只腳還疼痛難忍,有些支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那卑鄙無恥的小子,依舊趴在樹上,目光平靜地看著他,似乎一點都沒有被激怒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氣的渾身哆嗦,猛然怒吼一聲,命令剩下的同伴全部過來,一起仰頭怒吼,一起咒罵!

        他就不信罵不下來這個卑鄙無恥的小東西!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這片雪林中,立刻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嘶吼聲。

        連樹上的積雪,都被他們那強大的吼叫聲,給震的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獅子,在獅王的帶領下,圍著那棵大樹,仰著脖子,張大嘴巴,一聲一聲地吼叫,連綿不絕,忽高忽低,頗為節奏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趴在另一棵樹上,神情僵硬地看著這一幕,眼中的森寒的殺機,也變成了愕然和怪異,像是在看一群白癡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群獅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被氣傻了?

        那棵大樹上,楚小夜依舊安安穩穩趴在那里,低著頭,一臉享受地看著他們猙獰著面孔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剛吃飽回來的公花豹,聽到這陣可怕的吼叫聲時,本來心驚肉跳,以為發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待他跑過來看到這非同尋常的一幕時,頓時驚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群獅子,是在認慫,為那只年輕的獅王表演歌唱,一展歌喉嗎?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嗚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結果,幾只母獅在連續不斷地嘶吼聲中,終于支撐不住,嘶啞了嗓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們的疤臉獅王,也吼的精疲力竭,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獅王的帶領下,他們終于停止了吼叫,然后開始低頭舔著地上的積雪,貪婪地潤澤嗓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遠處的公花豹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潤完嗓子以后,氣昏了頭的疤臉獅王,也清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不是辦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頭,目光惱恨地看著樹上的小子,心頭一動,隨即,低下頭,看了自己身邊的同伴一眼,然后,立刻一瘸一拐地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準備以身作餌,把那個卑鄙的小子引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對方不上當,那更好,他可以直接帶著獅群離開!

        他為自己能夠想到這個計謀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裝作氣急敗壞地怒吼一聲,立刻帶著獅群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跟在他身后的三只雄獅和三只母獅,精神立刻高度緊張起來,時刻準備轉身撕咬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只被毀容的雄獅,依舊在地上慘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放棄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突然跳下樹,無聲無息地走了過去,抬起鋒利的爪子,直接在那只雄獅的腹部猛然一劃,開膛破肚!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只雄獅頓時慘叫一聲,張嘴便向著她撕咬了過來,滿臉鮮血,猙獰可怖!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早已跳開,追向了正要離開的疤臉獅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絕不能放這支獅群離開,必須要在這里斬草除根!

        否則,等到了真正的雪山,對方若是還有別的同伴,集結報復,那個時候,她的王就會危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猛然齜著獠牙,對著那群獅子怒吼一聲,讓他們站住!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嚇的身子一顫,轉過頭來,心頭卻在暗喜道:小東西,終于肯從樹上下來了嗎?

    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獅群,立刻齜著獠牙,準備迎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   凱瑟琳突然跳上了旁邊的大樹,快速爬到了上面橫著的樹枝上,隨即,像是猴子一般,開始從樹上跳躍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里的樹木雖然不太密集,但是,她的彈跳里卻非常厲害,幾個起落,便追到了疤臉獅群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疤臉獅王心頭一驚,再也不敢逗留,慌忙怒吼一聲,招呼獅群護著自己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剛一瘸一拐了走了幾步,忽地察覺不對,抬頭一看,頓時嚇的差點跌倒!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前面四五米遠的雪地上,那只令他恨之入骨的年輕獅王,竟不知何時,早已站在了那里!

        寒風吹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縷金色的毛發,在這一片雪白的世界中,格格不入,卻異常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小夜站在雪地里,鋒利的金爪刺進了冰冷的積雪中,全身熱血流淌,一片滾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為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現在極想戰斗!

  http://www.bmca.icu/shu/46397/26619043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bmca.icu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手机棋牌平台
江苏快3三五百走势 极速时时是个国家的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 快赢481开奖新版视频 2018年白小姐开出来的号码 河南快3投注平台 浙江快乐彩开奖号 360票老时时 重庆快乐十分预测软件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北京快三app大发 双色球开奖公告 吉林快三实战与推荐 红姐图库77880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