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大明夜客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方圓市

第一百二十一章 方圓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在樹下坐了一下午,在夜色降臨時睜開眼,走向了雕像,將手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凝!”

        澎湃的元氣瞬間積聚在掌心,不斷堆疊,猶如千錘百煉下的鋼鐵,凝練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手上的力量在不斷增長,已經遠遠超過了正常行難境所具備的力量。倘若這一掌擊出,絕對崩碎一丈厚的巨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凝!”

        凝聚了所有力量的手掌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    吱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雕像動了!

        寧獨微微躬身,雙腳好似生出無數強有力的根,與大地相連,給其提供了堅不可摧的后盾。他以身體的力量,下壓手掌!

        一寸!

        兩寸!

        三寸!

        身體繃到了極限,再往前就可能直接繃成兩節,寧獨不敢立刻松手,只得緩緩地減弱手上的力量,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散開所有的元氣,虛脫感頓時涌了上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,仰望著星空,平復著呼吸。巨力之下,他的手掌呈現出燒鐵一般的紅色,他現在都失去了對手掌的知覺,恐怕得好半天才能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然蹲下身子,看著躺在地上的少爺,笑道:“少爺,咱回家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歇一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寧獨仰望著星空,心思慢慢沉靜下來,枯竭的經脈里也正在緩緩地涌進元氣。

        體內天山,風雪忽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閉上了眼,踏進天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風雪突起,向外狂卷而去。一片片雪融化成精純的元氣,涌進經脈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溪成為怒江!

        越來越多的元氣在經脈之中呼嘯,以蠻橫的姿態沖開狹窄的通道,不可抵擋地掃清路上的一切阻礙!

   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   無數奔流的怒江交匯,激蕩起了千萬浪花。一陣難以言喻的酸痛后,經脈里的元氣逐漸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睜開眼,長長吐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回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餛飩好好吃,油酥餅好好吃,五香豆干好好吃……”胡然終于吃上了她熟悉的味道,她甚至都快要哭了出來。國安寺的齋飯都吃的她面黃肌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最近可以說飽一頓饑一頓的,他也不敢一下子猛吃,雖然好吃,也只吃個八分飽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然滿足地放下碗,向后一靠就想睡上一覺。這幾天照顧少爺,實在是累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爺啊,我現在覺得上學也不錯。”上學好賴是有規律的作息,胡然有時會厭煩,卻也不會覺得無聊透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藤園考試完了會放假吧?”寧獨忽然想起了似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不放假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放吧……嗯,應該會放的。”寧獨都忘記自己多少天沒去青藤園上課了,怕不是都被開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虧你還是青藤園學生,少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也算半個學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寧獨跟胡然互相瞪了一眼,彼此都覺得略有尷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上學啊,放不放假的誰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爺,要不咱今天去青藤園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寧獨看著胡然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然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算了算了,不想上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今天去方圓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,少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圓市沒有方圓,也沒有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疾馳,寧獨跟胡然來到方圓市時也已經是傍晚,當然這也不得不說胡然一路上被雜耍迷住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馬車停在方圓市旁的一座小山丘上,可以俯瞰到整個方圓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爺,您可以在這里駐足看一眼,今晚暫時留宿在此了,一切都安排妥當了。”旬二在這些小事上絕對不會出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站在山丘上,向著方圓市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夜幕從遙遠的天際拉來,猶如濃厚的墨在水中滲透,由藍變深,由深變黑。方圓市立在夜幕之下,燈光開始亮起,經水面的反射,猶如繁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滲透的如此之快,將大地上的所有覆蓋,方圓市的燈火卻撐起了一角,顯得格外瑰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漂亮!”胡然贊嘆道。她已經準備在這個地方游玩上幾天了,想必一定有好玩的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為什么叫方圓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無規矩不成方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里什么規矩?”寧獨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無規矩。”旬二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深深地望了一眼方圓市,上了馬車。片刻的時間,寧獨他們就到了方圓市,坐上一艘小船,向著目的地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然在船外戲水,撥弄著水面上飄著的蓮花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圓市可以說是修行者的集市,很少有平民來這里,能夠在這里長住久居的,都是些深藏不露的人。不論是宗門大派還是朝堂,對這里的影響力都非常微弱。這里可以說是法外之地。進了這里,就是生死自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魚龍街在天都可以左右很多事,但在方圓市卻沒有什么話語權。除非朝堂決定鏟除方圓市,否則沒有誰可以掌控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情況下,旬二不得不跟來,目前還是行難境的寧獨太過弱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走出了船,蹲在胡然身邊,笑道:“你就不怕水里鉆出怪物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然向著布滿燈火的水面望去,感覺漆黑不見底的水面好像藏著什么,卻還壯著膽說道:“就算有怪物又怎樣?我一拳一個!把它烤來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寧獨笑了出來,將手放進了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讓我看看有沒有什么怪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水面蕩起了幾圈波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糟了,真的有怪物!”寧獨的臉色突變,想要向上拔手卻拔不出來。胡然嚇了一大跳,趕忙幫少爺一塊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怪物!”寧獨突然將手拔了出來,濺了胡然一臉水,將手里的一條小魚放在了胡然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然氣憤地等著寧獨,怒道:“智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寧獨尷尬地笑了笑,又回到了船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船駛過,水面上的波紋逐漸平復,卻突然水中冒出了幾雙眼睛,盯著小船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潛行在水里的鬼,這次沒從船上拖下什么,還被震傷了,他們很明智地沒有去追,再次潛入了水中,等待著下一個獵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寧獨從船里望向兩邊越來越密集、越來越高的建筑,忽然笑道:“方圓市,還真是個有趣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爺,咱快到了。前面就是‘廢器’了。”

  http://www.bmca.icu/shu/45998/26605880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bmca.icu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手机棋牌平台
快3群都是托 广西快三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即时 时时彩怎么样长期盈利 浙江省快乐十二下载 内蒙古时时稳赚技巧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极速时时计划网址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期期准 老时时彩360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幸运快三人工免费计划 东方心经彩图2019 快三什么情况要出豹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