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我是一具尸體 > 新書來了

新書來了

        尸體完結的時候就在說,新書過幾天就會上傳,今天終于發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書《都市修仙5千年》,同樣的配方,同樣的裝逼味道,可以直接搜索書名,我把鏈接放在最下面,但是只有網頁版才能點開鏈接,app什么的就搜索一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書和尸體是一脈相承的,怎么個承法,看了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尸體用了5年時間,讓我們聚在一起,我不想大家走散,新書也許不合你們的胃口,也許你們不會再看新書了,但是我仍然會在新書區里等你們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說呢,再好的逼,我吹出來沒人聽,那不就是白吹了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很多作者都是各種什么軍,什么團的,我想了想,難道我們也來個屌家軍?屌絲團?

        那肯定不行啊,咱們里很多人都是公司高管,億萬富翁,丐幫幫主之類有頭有臉的,不能用這種頭銜,所以就直接說帥哥靚女吧,簡單又大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帥哥靚女們,咱們新書不見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了,我還給你們準備了個小禮物,在新書那邊,弄了個抽獎的活動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新書加入收藏后,每投一張推薦票就能得到一張刮刮卡,刮獎的,最少都有10巖幣,最高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花了不少錢,很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都可以刮獎的,反正投一張推薦票就是一張刮刮卡,你們一天有3張推薦票的,那么一天可以抽三次獎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了,別忘記把新書加入收藏,收藏之后投的推薦票才算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app里的話,進入書籍首頁,往下拉一點就能看到《作者任務》的提示,不明白這個活動的直接點進去就能投票拿刮刮卡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動是24號零點開始,持續3天,是給你們的一點小小福利啦,巖幣不多,圖個樂呵唄。

        都來啊,捧捧場,看看書,吹吹牛,新書《都市修煉5千年》里等你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章滿2500字才能發布,我在下面稍微發一段新書的第一章,也算是湊湊字數吧,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砰地一聲巨響,一個人從二樓窗戶被扔出來,砸破玻璃落在窗下的警車上,濺起滿地玻璃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再當毒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穿警服的江陵從大樓中走出,淡淡地看著車頂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人,你是魔鬼!救命啊!”車頂上躺著的毒販大叫了幾聲就昏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這時,一輛勞斯萊斯緩緩駛來,停在他身前,走下來一個70來歲的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恭敬地遞給他一條毛巾擦手:“老爺,你當警察已經15年了,該換個身份了,不然會有暴露的風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有人知道首富俞鴻昌會如此恭敬地面對一個青年,不知道該有多么震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經15年了么?時間過得可真快。”江陵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沒人會知道,他已經在這世上存在了5000年,為了防止長生5000年的事實暴露,他每隔一段時間都要換個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這,江陵利索地脫下警服,目光深沉:“小俞,幫我處理一下,就說我和毒販同歸于盡,因公殉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老爺。”老人恭敬地接過警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陵低頭看到老人臉上密布的皺眉,拍了拍他的肩膀,聲音溫和:“跟你說了多少次,別叫我老爺,你都是首富了,還叫我老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祖祖輩輩不知道多少代都這么稱呼您,一時半會我也改不過來。”老人搖頭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陵怔怔地看著他,心生感慨,他的祖先跟隨自己時,還是個愛流鼻涕的小毛孩,一轉眼功夫就到了20世紀,數不清多少代的后人都70多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這些,他滿心無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天啊,我究竟要到什么時候才能覺醒記憶?已經5000年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5000多年前重生歸來后,一直到現在,他都沒能徹底覺醒記憶,不清楚他究竟是誰,只知道自己是個威震宇內,橫掃洪荒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記憶一直沒能徹底覺醒,長生不死的能力倒是與生俱來的,從這一點上他也能猜到自己的身份肯定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這5000年間,他一直默默無聞地在紅塵中游歷,想盡辦法覺醒記憶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代追隨他的家奴氏族,也在千年的經營下,在這一代成為了首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別人重生都是懟天懟地,我重生就是個老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隨緣吧,5千年都等了,我有的是耐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見江陵在發呆,老人禁不住輕聲詢問:“老爺,你打算好下個身份沒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”江陵回過神來,“我馬上要去見個人,回來再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別后,他去了人民醫院,在病房里見到了此行的目標: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陵進去時,病床邊圍滿了人,個個衣著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多年了,歲月沒有在你身上留下痕跡,你還是那么地年輕,可我卻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躺著的老婦人看到他后,情緒激動,干裂起皮的嘴唇在顫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陵沉默地看了她幾眼,氣沖頂門,目光混濁,神志昏沉,看來是活不過今晚,不禁感慨:“生死如常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婦人是他的一個老朋友,不幸得了癌癥,他是來見對方最后一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生老病死,他見得太多了,都麻木了,并不會感到多么悲傷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婦人招手讓床邊圍著的人出去,只留下她和江陵,哀求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拜托你件事,我孫女是我的唯一繼承人,她父母雙亡沒人幫襯,底下還有一群叔叔舅舅擠兌,我放心不下她。能不能幫我照顧她?到她繼承公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盡管她的地位和權勢已經足夠大了,可是只有江陵給她一種神秘叵測的感覺,直到現在,她都看不透江陵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陵皺著眉頭想了會,還是拒絕了,他即將融入新的生活,按照他的做事習慣是不會再和以前的身份留下牽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見他態度堅決,老婦人從枕頭下面摸出來一塊玉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它。”見到玉佩,江陵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記得小時候,你曾經問我要過這塊玉佩,我們認識幾十年了,你都是無欲無求,唯獨對這塊玉佩產生過興趣,只要你答應我的請求,我可以把它送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時候的事,你居然都記得這么清楚。”江陵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看向玉佩時,他的面色頓時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5000多年來,他一直在試圖覺醒記憶。換過無數身份,走遍大江南北,還真讓他碰到一些東西,稍許覺醒了一絲記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老婦人所擁有的這塊玉佩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曾試過索要過來,但因為玉佩是老婦人的傳家寶就作罷了,一直到今天江陵都沒有開過第二次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的能力,完全可以搶過來,可他有自己的傲氣,不屑于做那種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天哥,從小到大,你的相貌都沒變過,我知道你不是常人,求求你幫我最后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陵有過無數姓名,“小天哥”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那塊玉佩,他絕對不會到現在還跟老婦人保持聯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等了幾十年的玉佩被主動送上門,他沒有理由拒絕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握玉佩的瞬間,那股獨特的感覺又出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江陵的肯定回答,老婦人吊著的一口氣潰散,在江陵離開后不久便去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老婦人去世的消息,江陵立馬給俞鴻昌打去電話,讓他派人暗中保護老婦人的孫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活了那么多年,基本上沒什么事能讓他上心,當然也不會親自去照看一個小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不到1小時,江陵的手機響了,是俞鴻昌打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爺,出了點事。”電話那頭語氣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讓保護的那個叫莫幽蘭的小姑娘,遭到了暗殺,我手下的人死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怎么回事。”江陵隨口一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對面動槍了,而且有個高手,單槍匹馬就殺了我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解決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什么大問題,老爺,我已經在調動人手了,很快就能趕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陵沉吟片刻:“不用了,我親自去一趟吧,如果有高手的話,你的人派過去也要死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爺,小心點。”電話那頭蒼老的聲音關心地叮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是擔心江陵的安危,就怕這個老爺一時興起展露出太強的力量,被監控拍到引起世人的震驚。

        掛掉電話,江陵微微一笑。高手么?有點意思。

  http://www.bmca.icu/shu/2437/25679527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bmca.icu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手机棋牌平台
香港特马资料心水 天津时时提前的 抓码新法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走势图百度 安徽时时劫介绍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票 2人麻将下载 双色球历史开奖查询器 投注正码特是什么意思 快速时时注册 青海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江西时时开结果 两码中特期期 江西快3有没有规律 江西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是什么彩票